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没有内控行不行?

钟朝宏 / 2021-04-23
文字 正常
  • 标签:
  • 内部控制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这些年,企业内部控制(简称内控)算得上是个热门话题。在从事内控相关的(校内)教学(校外)培训10+年后,一个奇怪的疑问击中了我:没有内控行不行?要是“行”,有些人就解脱了,有些人就失业了。兹事体大,不可不察也。

    如果简单地用内控的意义、作用来回答,说“没有内控肯定不行”,还远远不够。那只是浅近的直接原因,并没有触及“灵魂深处”。因此,本文拟刨根问底,探究一番。


    一、内控是时代的产物

    显然,内控不是自古就有的。上千年的人类文明,在没有内控的情况下,也走到了今天。所以,至少在过去,没有内控也行。这就是内控发展史告诉我们的:内控是随着社会经济活动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这话几乎是正确的废话——空话,如果不加以解释。内控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因此,有必要简要追本溯源,回顾一下内控发展史。

    最初,只有注册会计师关注内控。最早(二战以后)提出内控概念的,也是美国会计师协会(AIA,即现在的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CPA关注内控的目的,是在进行财务报表审计前了解被审计单位。换言之,他们关心的内控目标,侧重于财务报告的真实完整,相对比较单一。这一特点延续至今。比如,在《中国注册会计审计准则第1211 号——了解被审计单位及其环境并评估重大错报风险》中,第四章就是“了解被审计单位的内部控制”,长达51条,占该项审计准则条款数的几乎一半。发展到今天,在内控主体上已经涵盖“董监高”与全体员工,在内控目标上更是在报告之外还多了合规、经营与战略的目标,堪称包罗万象、博大精深。

    这样,我们可以说,内控是时代的产物,是企业活动日趋复杂之后带来的一种制度演变。究竟现代企业的哪些变化促成了内控的发展?

     

    二、企业规模的变化“催熟”了内控

    我们直观地马上就能想到的是,企业规模越来越大。更准确地说,是最大的那批公司变得更大了。虽然小微企业数量众多,我国截止2019年末的企业法人数超过2000万个(参见国家统计局网站,下同),但真正影响力巨大的还是那些“大块头”。

    比如,2018年(再往后的数据暂时没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05.73万亿元,但其企业数只有37.4964万个,平均每个规上工业企业的营收为2.82亿元。再看中央企业。按国资委官网上2020年6月的“央企名录”,共有97家。但他们在2020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为35.33万亿元,平均每家央企的营收为3642亿元。这个数字比之“规上”,可谓“以一当千”都不止。而且,这些超级航母型的公司不会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的,而是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逐步发展壮大起来的。这就表明,大企业越来越大。另一个间接证据是,中国的大企业因为越来越大,因此进入世界500强的企业数也就越来越多,在2020年榜单中已超过美国而位居第一。

    中国的这种情况是不是特例呢?我国在过去40多年之中变化太多太大,要么缺乏相关数据,要么数据的可比性较差。因此,要分析全球大企业的情况,可以看《财富》500强的数据。该榜单自1996年起发布,依据是1995年的营收。我们从Fortune的网站上找数据,进行了分析。

    1995年,全球百强企业的营收2.63万亿美元;世界GDP总额为30.89万亿美元(参见www.kylc.com);百强营收占全世界GDP之比为8.52%。在四分之一世纪之后的2019年,两个数字分别为9.12和87.73万亿美元,它们分别是1995年数值的3.47倍和2.84倍。百强营收占全世界GDP之比为10.40%,明显有所增加。

    大企业变大,就意味着那些中小微企业在整个经济体系中的比例缩小了。大象成了恐龙,甚至哥斯拉,老鼠就变成了蚂蚁。既然内控是伴随着大企业的规模变大、占比提高而发展的,那么,我们就可以比较有把握地推论:内控主要是服务于大企业的。

    当然,在实践中,企业的规模变大和内控变得复杂这两者是相互依存、互为因果的。因为变大,必需复杂;因为复杂,才能变大。但规模是更“外生”的变量。打个比方,是生态环境的变化促使了生物的基因变异,而不是反过来。“大块头”不得不有“大智慧”,否则就被自然选择给淘汰了。

     

    三、大小企业,内控迥异

    规模不同,则内控不同。兹举两例。一是COSO(美国的“反虚假财务报告委员会的发起组织”)于2006年发布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较小型(smaller)公众公司指南》。众所周知,在安然事件之后,美国2002年发布了SOX法案。但是,许多公众公司为遵循法案的“404条款”而负担了巨额成本,有点怨声载道的感觉。这样,就有了前述指南。该指南突出强调“成本效益原则”,充分尊重“较小型”公司的内控特点。比如:(1)管理层更多地通过直接参与、观察来进行控制,而不是依靠授权审批;(2)管理层级少而职责范围宽,职责分离较有限,员工胜任能力可能不足;(3)人工控制更多,而依靠信息技术的自动控制可能投入不足;(4)非正式沟通更多,互动更频繁,书面记录更少。

    二是我国国家税务总局于2009年发布了《大企业税务风险管理指引(试行)》。其中许多条目都是只针对大企业才适用。比如,“组织结构复杂的企业,可根据需要设立税务管理部门或岗位”。试想,贵司如果就几位“小会计”,连办税员都是兼职的,又何苦成立“税务部”呢?别逗了。

    在现实中,有时却能看到一些明明很小的企业,非要装模作样搞“大内控”。对他们来说,“没有内控”也行!其实,何止内控,连整个企业管理学科皆是如此。商学院能够教的,必定不是小摊贩的“秘诀”。如果您所在单位不是初具规模,真不用读什么MBA。记得有一次,在MBA招生面试时,问及职业规划,某考生答:现在开了个XX店;毕业后还想在街头再开一家。还能更牵强吗?所以,小企业的大内控,就是控制过度,或控制冗余。这个概念,很重要。见下图。

     

    四、企业复杂性影响内控

    规模因素对于内控的影响,不仅如上,还有更多。随着规模变大,企业的复杂性程度也越来越高。其具体表现包括:(1)在业务结构上,多元化程度提高。为了满足个性化的需求,过去那种大规模、流水线的标准化生产,在逐步让位于“大规模定制”。(2)在地理分布上,全球化程度提高。当年见到皮尔卡丹都大惊小怪的国人,现在已自如进出于国门。看到福耀玻璃的“美国工厂”,更让人相信“世界是平的”。(3)在变革的速度上,提速加速更加明显。无论知识、技术、法规,还是企业组织形式、商业模式,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还越来越快,从日新月异到只争朝夕。

    因此,不同企业在内控上可谓天差地别。业务单一、本地经营、传统行业的企业,相比业务多元、跨国经营、新兴行业的企业,内控的复杂程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同样,前一类企业搞“大内控”,又是控制冗余,可休矣。

    钟朝宏财报这么有趣

    作者
    • 钟朝宏 管理学博士、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CPA
      新浪微博:钟朝宏
    热门作者
    • 林一墨 中国注册会计师 微信公众号:一墨财经
    • 身边会计学苑 高级会计师,财会畅销书作者,深耕财务管理,聚焦财...
    • 二哥 税务学科班;财税工作从业者;会计师,曾在大型制造...
    • 王耀武 深圳市鼎誉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合伙人。注册会...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