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纳税创新|冷星:数字纳税筹划的“魔法时代”

冷星 / 2020-10-09
文字 正常
  • 标签:
  • 数字技术
  • 纳税筹划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数字时代不应仅仅只是数据巨人的时代,也应是身处于这个时代的每个人的,也应是属于纳税筹划的。

    前言:“魔法时代”始于公元1453年5月3日16时,外太空四维碎块接触地球。拜占庭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城里城外,发生了很多怪事,月食、圣母像坠地、教堂顶奇怪闪光等等。当时的人类并不知道什么是四维碎块,只把它当做魔法记录了下来。同年奥斯曼帝国与拜占庭帝国也决战于君士坦丁堡。拜占庭丞相法扎兰企图利用女魔法师狄奥伦娜的魔法——通过四维碎块潜入三维空间的“穿墙取物”能力,刺杀奥斯曼苏丹。

    1453年5月28日21时,四维碎块离开地球,“魔法时代”终结。女魔法师法力尽失,刺杀计划宣告失败,拜占庭帝国就此灭亡。

    地球“魔法时代”历时二十五天五小时,此后世界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

    ——摘选自刘慈心《三体·死神永生》

    2018年,厦门国家会计学院院长黄世忠教授《当代会计评论》上发表了《旧标尺衡量不了新经济——论会计信息相关性的恶化与救赎》(以下简称:《恶化与救赎》)。黄教授在《恶化与救赎》一文中写到:如果说数字资产没有在BAT的财务报表中反映情有可原,毕竟它们只是利用数据资源创造价值,那么,直接以出售数据资源作为商业模式的企业不在财务报表中将这些数据资源确认为资产,那就匪夷所思了。遗憾的是,靠出售数据资源为生而不将其确认为资产的现象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笔者查阅了万得、东方财富、大智慧、同花顺等金融数据服务公司的财务报告,发现这些公司都没有将其数据资源确认为资产。2016至2018年数据资源合计为同花顺公司带来了45.30亿元的营业收入、22.09亿元的经营利润,但这一核心资源,却没有在同花顺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得到任何的反映。    

    对于以出售数据资源为商业模式的企业,最重要的数据资源不确认为资产,次要的资源(如长期待摊费用递延所得税资产等)反而确认为资产,这种主次不分的做法确实令人费解。

    这或许是很多“亏损”(虚亏实盈)或“微利”(长远暴利)的新经济企业其股票市值大大高于高额盈利的旧经济企业的重要原因,这也说明了新经济企业为何舍得耗费巨资去收购兼并“亏损累累”的其他新经济企业。

    2014年,脸书耗费160亿美元收购了既没有收入也没有利润的WhatsApp,2016年,微软耗费了262亿美元收购了仍处于亏损的LinkedIn。

    以传统的思维,天价收购亏损企业是匪夷所思的,但从新经济的角度看,这两项收购对脸书和微软获取客户资源、拓展商业模式、提升技术水平、实现转型升级是至关重要的。

    2018年1至3季度,BATJ合计的净利润只有1211亿元,而工农中建同期的净利润高达7786亿元,虽然BATJ的净利润只有工农中建的15.56%,但2018年末的总市值(5.66万亿元)却比工农中建的总市值(5.48万亿元)高出1800亿元。

    对于依赖数字资产创造价值的新经济企业,特别是以出售数据为商业模式的企业而言,如果数字资产这一核心的资源不在会计上反映,而其他无关紧要的资产却事无巨细地加以反映,那么其所编制的财务报告只能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要指望这种有失偏颇、轻重倒置的财务报告提供与投资者、债权人等使用者决策相关的会计信息,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在大数据时代,数字资产是很多新经济企业的核心经济资源,数字资产已成为新经济企业开拓市场、降低成本、获取竞争优势、赚取高额利润的无形资产,其价值效用远远超过实物资产。面对这一毋庸置疑的事实会计界再次选择视而不见的鸵鸟政策,把数字资产掩埋在细枝末节的会计信息这片漫漫黄沙中。

    十五世纪的女魔法师利用“四维碎块”获得了在三维地上球“穿墙取物”的能力,她站在上帝视角,以四维看三维,纵览全局。地球上的一切在她眼里,都是打开的、透明的,她拥有了重新组合世界和修改规则的“魔法”。这是属于狄奥伦娜的“魔法时代”!

    二十一世纪的数据公司利用“数字技术”获得了从数字经济中“提取数字利益”的能力,他们站在数据视角,以高维看低维,纵览全局。传统经济中的一切在他们眼里,都是打开的、透明的,他们拥有了重新组合世界和修改规则的“魔法”。这是属于数据巨人们的“魔法时代”——“数字经济时代”!

    而数字纳税筹划则是利用“数字技术”将“(表内)传统资产”转换为“(表外)数字资产”,进而获取数字经济中“数字税收利益”的新一代纳税筹划技术。现行财务报告表内的传统资产与表外的数字资产完全不同,数字资产既不符合于传统资产中任何一类报表项目资产的定义,但它同时又几乎是所有报表项目资产定义的总和。

    黄教授认为数字资产的确认、计量和披露方面存在着诸多不确定性。他在《恶化与救赎》一文中还写到:财务报告概念框架过去对资产的定义是,主体因为过去交易和事项而拥有或控制的预期能够带来未来经济利益的资源。IASB在2018年概念框架中将资产定义是,主体因为过去事项而控制的现时经济资源,经济资源指具有产生经济利益潜力的权利。“新的资产定义”删除了过去定义中的“拥有”,只保留了“控制”,这虽然是一个进步,但却是一个有限的进步。因为共享经济中,能够带来未来经济利益的经济资源,甚至可以不需要由企业控制。优步和滴滴能够调度的汽车和驾驶员,空中食宿(Airbnb)能动用的房间,都是不由他们控制的,而是基于一种联盟关系的约定。所以,将资产定义中的“控制”改为“形成”更加合理。

    黄教授在《恶化与救赎》一文中最后还建议:为了防止管理层操纵盈余,最好是在保持现行会计体系和会计规则的基础上,鼓励新经济企业以辅助报表和自愿披露的方式,对有助于其维持核心竞争力和创造价值的所有要素尽可能予以确认、计量和披露。由于这套会计信息和辅助披露并不纳入现行会计体系,不会“污染”已有报表体系。

    既然依托于传统经济的传统会计系统无法“准确地核算”数字资产,那么依托于传统会计系统的现行税制体系,自然也无法对数字资产的计税基础及其收益进行准确地确认与计量。这时,如果将“传统经济”比作“三维空间”,那么“数字经济”就是“四维空间”、“数字资产”则是“四维碎块”。诚如当“四维碎块”进入“三维空间”就会有“奇迹”发生一样。那么当“数字资产”进入“传统经济”,进入“传统会计系统”、进入“现行税收体系”,也一定会有“奇迹”发生!

    既然数据公司可以通过数字技术获取数字时代的商业利益,那么税筹人也一定可以通过数字资产获取数字时代的税收利益。数字时代不应仅仅只是数据巨人的时代,也应是身处于这个时代的每个人的,也应是属于纳税筹划的。所以“数字时代”也应是数字纳税筹划的“魔法时代”!

    后记:国庆节里,有朋友找我聊天。他说:现在,中小税务师事务所的税筹业务越做越难做。反倒是那些做洼地注册的、搞核定征收的财务公司,打着税筹的旗号,生意越做越大。你怎么看?

    我说:你说的问题是传统纳税筹划“根子上”的问题。传统纳税筹划依托于税收政策本身,而税收法规只会越来越完善,税收监管只会越来越严格,这是“必然的趋势”,所以传统纳税筹划只会越做越难。而“洼地注册公司”税筹生意红火的“怪相”,只能说明当前的税法还不够完善、监管还不够严格,但这只是“时间”问题,改变不了“趋势的方向”。另一方面,这种“怪相”定会加速传统纳税筹划的灭亡,但这对我们来说不一定是件“坏事”。

    君士坦丁堡大战之后,奥斯曼帝国断绝了欧亚的陆上丝绸之路,逼迫欧洲人开辟新航路,导致美洲被发现,世界近代史的大幕就此拉开。拜占庭帝国的灭亡,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但也更不失为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对于纳税筹划而言,依托于税收政策的传统纳税筹划时代正在结束,而依托于时代科技的创新纳税筹划时代才刚刚开启!

    作者
    • 冷星 唤醒纳税人权利意识,致力于互联网时代的纳税筹划创新。
    热门作者
    • 身边会计学苑 高级会计师,财会畅销书作者,深耕财务管理,聚焦财...
    • 林一墨 中国注册会计师 微信公众号:一墨财经
    • 二哥 税务学科班;财税工作从业者;会计师,曾在大型制造...
    • 王耀武 深圳市鼎誉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合伙人。注册会...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