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在刚果(金)经历枪战和现金缴税--

梁红星 / 2020-07-13
文字 正常
  • 标签:
  • 国际税收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刚果民主共和国位于非洲中部,其首都为金沙萨(Kinshasa),简称刚果(金)。刚果(金)在非洲曾是一个古老的王国,1885年被划为比利时国王的“私人领地”,1960年6月30日独立。1993年至2003年间,刚果(金)一直陷入战乱,后来战乱各方总算停火,联合国也向刚果金派驻维和部队,帮助总统老卡比拉维持和平局面,可是2001年1月16日,老卡比拉遇刺身亡,当时他儿子小卡比拉在中国南京军事学院学习,他随即回国继任他老爸的总统职位。

    自1999年,华为开始开拓非洲市场。到了2006年,华为在刚果金的公司发展已经有一定规模了,其成为了华为在非洲片区的重要“产粮区”。2006年8月,我从华为总部深圳被派到南非约翰内斯堡常驻,任非洲片区的税务总监。2006年9月,我出差到刚果(金),去检查税务工作,便体验到我人生中根本想象不到的外边世界!

    记得有天下午,我和刚果(金)的财务总监老詹(詹茂伦)、财务主管小冯(冯兆杰)在华为当地办公室里,正讨论华为在当地组织培训技术机构的问题,按当地税务法规,若有相关技术培训收入可以申请税收免税。突然,就听到办公室外面有人在大喊大叫,我们从办公楼的窗口往外看,发现街上已经乱作了一团,人们在四处躲藏和逃窜!随即,办公室当地的黑人员工告诉我们,不好了、出大事了,发生枪战了。我们都吓蒙了,来不及收拾,立刻出楼飞奔,返回公司的集体宿舍。好在集体宿舍距离公司的办公楼不远,那是华为租用的一个有围墙护院的独栋别墅。

    当时,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应对办法,就让司机用仅有的一辆越野车在院内顶住大门,只求紧锁的大门不会被撞开,同时还有人专门将中国国旗挂在了大门外面,提醒中刚两国是友好的。大家在食堂拿了一切能吃的东西,各自都赶紧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此时天已开始变黑,我们都把灯关了。老詹和我同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我们一点声音都不敢出。屋子的窗户正对着临街的马路,开始听到了街上零星的枪声,紧接着枪声大作,随即就是装甲车碾过的轰隆声!突然,哗啦一声脆裂,流弹把我们的窗户打碎了,玻璃散落了一地。幸好我和老詹趴在屋角的床下,没有伤着。我俩一动都不敢动,只有在心中默默祈求,希望能安全躲过那漫长的黑夜!随后几天,外边街道虽然平静了许多,但我们还是不敢出去,在集体宿舍的全部人员,开始分配有限的食物,有些人还将自己留存的方便面、饼干、薯片、巧克力等一切能吃的拿出来分享,大家想省吃俭用,准备做最坏的打算,祈求外边的动乱能尽早归于平静。

    一周之后,我们才得知,原来是副总统本巴怀疑小卡比拉在总统选举中有舞弊行为,率领他的卫队及其支持者们造反了,当然小卡比拉的反击手段也很强硬和坚决,他动用军队及时镇压了本巴的叛乱,由此出现了那夜我们经历的枪战!在距我们集体宿舍不远,有一栋国家政府办公大楼,留下了好几个被坦克和火箭弹炸开的大洞,临街的许多房屋的墙上,仍可以看到无数的弹痕……

    在随后的一周内,我和老詹才渐渐从激烈的枪战惊魂中恢复正常,恰逢卢本巴希(Lubumbashi)有个紧急的税务事项,我俩立即决定出差南下。

     

    卢本巴希在刚果(金)东南部,也是刚果金的第二大城市。华为在此有一个移动项目组,但在当地没有财务人员,卢本巴希当地税务局因缺钱,就给华为当地项目核定了一个巨额税款,还有滞纳金和罚款。为节省税款和尽快了结该税案,我和华为刚果(金)的财务总监詹茂伦决定亲赴现场,带着美元现钞去缴税。因刚果(金)当时局势动荡,通货膨胀严重,其本币刚果金法郎(刚郎)贬值得厉害,国家外汇短缺,美元非常值钱,官方汇率与市场汇率更是天壤之别(官方汇率是1美元兑480刚郎,而黑市汇率是1美元兑1350刚郎),当地政府官员很腐败,根本无法控制民间的美元兑换。另外,卢本巴希当地税务官员也乐于接受现金缴税,那样可以免去给我们核定的大额滞纳金和罚款,同时税务官员也可以从中捞到个人的好处。

    我和老詹专门找了一个旧书包,用旧报纸包好五万元美元现金,可谓整个书包塞的鼓鼓的,就一起赶到金沙萨机场。我俩乘坐的是一架小型的军用飞机,大概有20来个乘客,只有我和老詹两个是中国人,为异样的面孔。老詹将那个旧书包紧紧地抱在怀中,我的眼光也是死死紧盯不放。一小时之后,小飞机在卢本巴希的简易军用机场降落,顿时尘土飞扬,飞机颠簸着终于停定。此时,飞机里的乘客突然都站起来,开始鼓掌欢呼:“上帝保佑,平安落地!”我们好似刚刚经历了一次生死之旅!

    因为卢本巴希有露天易采的铜钴矿,所以人们都怀着一夜淘金致富的冲动,从四面八方涌入此地,矿区被挖的是千疮百孔,到处都是破烂不堪的土平房,很少能看到几栋像样的小楼房。而且这里的治安很差,常常为了抢夺钻石或分赃不均,发生偷盗、火拼、凶杀事件。这里也是军管区,我们当地公司租的公寓是当地海关军方长官的私人官邸,相对而言,还比较安全。

    我们抵达卢本巴希后就打听到,当地只有两个能一次性兑换大额美元的地方。其中一个是法国人开的面包店,另一个是当地人开的肉铺子。我们提前让当地员工与这两个店的店主约好,在星期四下午,快打烊的时间去换汇。由于要换的钱数额巨大,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要求这两个店铺先把客人打发走,把店门关好,然后开始点钱。我们当时根本就来不及一一验钞,只是抽样检查了一部分,眼睛一直盯着店铺掌柜一大捆、一大捆的钞票,将他们码好、装箱,大约装了整整五个能装电视机大小的纸箱。随后,我们华为当地粗壮的司机和两三个当地黑人员工,肩抗手拎,迅速装入了一辆大越野车内,运回当地公司的公寓。第二天一大早,还是我们那帮人,赶到当地税务局交纳税款,这可能是当地税务局第一次开眼,看到这样的壮观场面。所有办公室的税务官员都行动起来,他们把纸箱里的现金一一倒在办公桌上,开始在桌子上数钱,每张桌子都铺满了钱,他们个个眉开眼笑,像过大节一样。时间过得是那样漫长,我们终于等到他们数完了最后一张纸币。最后有一个长官模样的人,一手竖着大拇指,一手递给我们开好的完税证。老詹攥紧那张珍贵的完税证,我们就急忙离开。一踏出税务局办公室的大门,我和老詹如释重负,悬着的心这才放下。然后直奔机场,返回金沙萨。我们终于圆满完成了这项特殊的重任!

     

    多年以后回忆往事,刚果(金)的历险仍历历在目,但多少还是有些后怕,在当时那个节骨眼上,也真是别无选择,只能勇敢面对、迎难而上了。正是我们这些华为人,有这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奉献精神,经历了战争、动乱、疾病、地震等各种苦难,才成就了华为后来的成功和荣耀。

    梁红星

    作者
    • 梁红星 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注册税务师。北京税海之星税务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先后在新疆税务局、财政部税政司、德勤、惠普、华为和葛洲坝从事税务管理工作。拥有30年专职税务管理经验(其中有13年境外实地和全球税务管理经验) 微信公众号:税海之星
    热门作者
    • 藺龙文 CPA培训讲师,为贵阳市南明区国税局、贵阳市国资委...
    • 指尖上的会计 微博名人,会计大V
    • Benny 做的了审计,写的了代码。突破思维,勤于思考。微信...
    • 蓝敏 税海游子,视野版主,税务咨询师、讲师。著有《税务...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