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做好内控,何惧诬告?

齐至德(DALE CHI) / 2020-01-17
文字 正常
  • 标签:
  • 内部控制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企业面对诬告时要冷静,做好自己的事情,能做好内控也就不怕。

    【惧于查厂】

    2007年8月30日,结束几年的顾问业务,即将到新单位报到,正在家里修整,接到新单位在大陆的工厂电话,询问:齐先生,请问,你明天会到我们台中公司报到吗?就是这么奇怪的一通电话!原来,8月30日这天,东莞厂被海关下厂稽查,而工厂那边意见纷纷,台中总公司的意见是交给即将到任的经理接手处理即可。当台中总公司的董事长告知这个情况后,询问:齐经理,这样的情况,你是否还愿意前往?这样的询问口气!

    9月1日周六,台中会计部经理Q小姐陪我一同前往东莞工厂。9月2日周日,Q小姐:齐经理,明天是周一,要麻烦你带队去HP海关稽查处找W科长,这是8月30日当天海关官员要求的;然后我没啥事,我明天就搭乘早上的飞机回去,有什么事,我们随时联络。(额~~这是押解我到任后就打道回府的节奏吗?)

    带着阿春以及官员指定的若干人等,经过一番旅途劳顿终于在早上十一点前到达,一进门阿春很开心的介绍这是我们新来的经理,那警官看都不看,就问阿春让你带来的资料呢?!然后拿着去找科长,过了好一会,科长过来要求阿春等人,回去整理XXXX资料。阿春他们一脸懵逼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们大概没听懂意思;而官员已经有点泄气、有点不耐烦,我就插嘴:阿SR,你是不是要他们整理穿行测试的资料?官员抬头望了我一眼,说那你过来,我交待你要整理的资料………于是,阿春他们如释重负般的闪到一边,挨着墙站好。

    临走前,我等阿春都离开办公室,我回头问了一句:只整理PP下脚料?难道这是举报案件?官员听到立马变脸,但没作声的对我挥挥手,示意离开。

    【进退怎么选】

    按海关要求的资料整理给出,接下来就没什么事,也就中旬,下午董事长还在视频会议中质疑,不是说海关查厂都要拖个好几年,为何你们说已经差不多了…….就这么奇怪的,我的手机立即收到海关官员的电话,我示意接电话后,接下的电话里面传出海关官员要求我明天自己去海关,说他们有事要找我了解。

    次日,我带着呆萌的心,独自坐车去广州找官员。我有个优点,一坐车就好睡,所以就一路睡到广州,即将到达的时候,接到一通电话,睡得迷迷糊糊的,我也没看来电显示,接起来后,是VICKY妹妹!电话里面很紧急的说,大大,你还没进海关吧!

    嗯,还没呢。

    你不要进去了,他们调你过去,派了另一辆车去你们厂搜查,估计那个面包车已经到你们工厂,还有,据说他们调你过去,是要抓你进去关的。好了,我只能讲到这,你的手机已经被监控,我不说了,你也不要打回来,我这个手机门号平时都是关机的。

    司机听到我的要求,已经停在海关门口,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决定是进去,还是退回去?

    先是专查PP下脚料,这种有针对性的查法,除非是举报案件!

    若VICKY的说法属实,加上第一项的判断,代表举报人有新的证据提交,海关质疑我?

    这半个月的时间,我还在了解整个工厂与财务控制、财报的关联,我啥也没做!我才来这个工厂不到一个月,有我什么事?

    所以,举报人应该是胡乱举报!那么清者自清,有啥好怕?!

    想到这,我交待司机:开车,进去。

    【老鹰抓小鸡】

    一般社会大众对所谓两套账,总感觉是偷逃漏税一样的粗鄙印象。其实以管理会计的观点来看,企业有两套账、甚至有多套账也是很正常的。就以台中倒闭的PK公司来说,从日本采购碳纤维布、陶瓷纤维布,在当时都是属于美国军方与五角大厦控制的「军需品」,因此美国那边通过所谓的「产业协会」来查账,查核你的单损耗是否如同你申报那样,又因为某些单位需要却无法进口,所以就有了两套,加上台湾海关列入保税品,这个又是另一个概念的管制,那么就有了第三套出来;也就是说,监管部门越多,监管的角度不同,很自然就催生企业多套资料(报表),彼此之间很难一一对应,自然就有所谓的多套资料(账)的表象出现。

    这个工厂是一套账,采用GAAP,帐到各种报表之间都有一个工作底稿支持;这工厂在外汇核销上采取差额核销,深加工结转的应付都是港币支付,这部分原本在台湾操作,就因为台湾要节省人力,所以改在大陆操作,而这部分人员办公地点就摆在四楼(违章建筑的铁皮屋),在员工与外人面前就变成了很神秘的机构,也就给了一般人的两套账的遐想,财务部门又奉命不予辩驳。按我的想法,根本没必要搞得那么神秘,就大大方方的操作,一般人也不敢过问财务部的分工,就算过问也不违法。

    据说,海关的人到工厂后,直奔阁楼上的小房间,而动静太大,导致里面两个小姐姐不知情下,吓得花容失色而爬到楼顶储水塔上,两个小姐姐抱着储水塔上的水桶,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海关官员奋勇冲上前把差点摔下楼的美女两枚解救下来,听说都哭花了脸。

    两位小姐姐转述内容(且当笑话),海关官员质问:没做假账你跑什么跑?小姐姐说:谁让你们又吼又叫的,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跑来了强奸杀人犯意图不轨!

    【坦白真的从宽】

    发生这些事,我完全不知道,因为手机、电脑被收走,就那么干坐着,就连我去上个厕所,也有人贴身保护着我,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当墙壁上的挂钟指向晚上10点的时候,Z科长(后来才知道,这个科长是缉私科长,而且本来准备随时把我收押的,逮捕通知单都已经打好字盖好章)终于按耐不住,开口说:齐经理,我们有7个人去你们工厂已经翻了个遍,实在找不到你们做假账或另一套账的记录;而且我们发现,你对应我们、以及给的资料都有规有矩,我们深切的怀疑,工厂非常了解海关稽查的路数,现在,你能不能老实告诉我,你们工厂究竟怎么回事?

    于是,我把我知道的一股脑儿的告诉科长大人,(人家陪着我没吃晚饭,说起来,这个总关的待遇很差居然不给「嫌疑犯」的我吃中饭、还有晚饭),还告诉科长大人,我才刚刚来报到而已。

    科长大人说,你说的这些,我是非常愿意相信你,但是凡事讲求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能提供给我,我们大家就可以提早结束这些活动,毕竟大家都累了。

    于是,我要过电脑,调出我的《报到通知书》给科长大人,就连同我应聘的自传、简历都给大人。大人看过后,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跟工厂那边的指挥官联系,说了几分钟后,挂断就对我说,你可以回去了,这些东西还你。

    【快速结案】

    次日,我下令阁楼上的两个小姐姐搬到财务部的大办公室,位置调整后立即就定位;一个管理者最基本的权利就是可以自主安排办公室的人员座位,听说,自开厂以来,阁楼就是董事长的杰作,没人敢也没人肯去动这个禁区,我算第一个动老虎的胡须的家伙!行动前,按总经理的明白暗示,我直接打了电话给董事长,说为了防止以后坠楼,我要合并办公,然后如此这般;董事长就一句,你看着办!(这句话含义很深)

    两天后,有个自称是处长的大人给我电话,很客气的商量的说,他们出门没业绩是很难看的,让我想办法,我说,我们自查残次品补多少税?

    9月25日,处长的秘书来电给我,让我尽快去签结案,越快越好!我说,18万还低呀?秘书说:他们有史以来最低的,从来没这么低过,因为他们的业绩的分母是按日计算的,我去得越晚他们的脸色就越难看。我说,我尽快过去没问题,不过你们可不可以告诉我,我们那个地方该改善,要不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结论】

    PP下脚料原本一直「奉命」卖给A,A有后台,价格过「硬」,仅正常市价两成上下!改成招标卖给B,比市价略高,A不甘心,打人、砸车、恐吓等措施轮番上阵后,工厂与B都挺住了,最后一招当然就是诬告,还好海关大人明鉴

    |企业面对诬告时要冷静,做好自己的事情,能做好内控也就不怕。

    齐至德(DALE CHI)2019-05-11于东莞

    齐至德

    作者
    • 齐至德(DALE CHI) CIA(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专长与熟悉领域:内部控制与内部稽核;国际贸易业务合规;国际反倾销应诉;成本管理;企业IT应用发展;台湾股票IPO。
    热门作者
    • 尹成彦 原注册会计视野网创始成员、站长; 中国会计视野创...
    • 张海涛 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高级经济师微信公众号:张...
    • 张钦光 96年毕业于山东财政学院,20年财税一线工作经验,先...
    • 二哥 税务学科班;财税工作从业者;会计师,曾在大型制造...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