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岂能要求每个纳税人都是民商法领域的权威专家?

赵清海 / 2020-12-22
文字 正常
  • 标签:
  • 虚开发票
  • 发票相关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实务中无论是司法机关,还是纳税人,都容易错把实际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当做税法上的真实交易方向。这个是极其危险的

    实务中无论是司法机关,还是纳税人,都容易错把实际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当做税法上的真实交易方向。这个是极其危险的,因为民商法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别说是纳税人未必判断得准确,即使高级别的法院之间,也可能存在争议。当然,即便如此,这个也比扯淡的三流一致好得多。

    一、一个民商案例引发的启示

    以B公司与A公司的合同纠纷为例,A公司于2013年8月22日、2013年8月26日收到C公司支付的300万元,但这笔钱是C公司为自己支付的购货款,还是代B公司支付有争议;B公司收到1 966吨钢材,但这些钢材是A公司代C公司运送,还是A公司自己向B公司履行交付货物的义务也存在争议。双方当事人 对一审判决都不服,都提出上诉,二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仍然不服,又都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

    所幸的是,这类案子没有经历关于虚开的讯问(或询问),否则,极其容易被错定为虚开。难道要求每个纳税人的民商法水平都能达到最高院民商庭法官的水平吗?可即使是最高院民商庭的法官,对同一个案件的法律关系方向判断,难免也会有分歧。

    二、你能告诉我下面案例中B公司的真实交易相对方是谁吗?

    B公司与A公司签订了某项目工程承包合同,但是该承包合同实际上是B公司的老板的侄儿王五去完成的。经查:

    A公司收到B公司支付的两千万工程款之后,给了王五(或王五指定的银行卡)转了1900万元,而王五组织人完成该工程项目实际只花费了500万元。

    我们如果按照法律关系来判定真实交易方向的话,有哪些可能?

    (一)法律关系一:第三人履行的合同

    即A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合同义务,由王五这个第三人来代为完成,其中:

    王五收到B公司的1900万元,扣除完成该工程项目实际花费的500万元,剩余的1400万元系王五的毛利润

    这种法律关系之下,民商法上B公司的真实交易相对方是A公司。

    (二)法律关系四:劳务(或服务)转售

    所谓劳务转售,即B公司发包给A公司,A公司发包给王五,王五赚取了1400万元的毛利润。

    根据该法律关系,民商法上,B公司的真实交易相对方是A公司。

    (三)债的加入

    《民法典》第552条规定,第三人与债务人约定加入债务并通知债权人,或者第三人向债权人表示愿意加入债务,债权人未在合理期限内明确拒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担的债务范围内和债务人承担连带债务。

    如果法律关系为债的加入,在B公司的真实交易相对方是A公司和王五两个主体。

    (四)法律关系二:隐名代理

    合同法》第402条,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按照隐名代理法律关系来分析的话,民商法上B公司的真实交易相对方是王五,除非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在AB公司之间。

    (五)法律关系三:强制债权转让

    《民法典》第524条:债务人不履行债务,第三人对履行该债务具有合法利益的,第三人有权向债权人代为履行;但是,根据债务性质、按照当事人约定或者依照法律规定只能由债务人履行的除外。

    债权人接受第三人履行后,其对债务人的债权转让给第三人,但是债务人和第三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根据该条文,民商法上,B公司的真实交易相对方一开始是在A公司;后来转变为王五(但A公司与王五另有约定的除外)。

    (六)王五的行为系代表B公司的职务行为

    如果王五的行为系代表B公司的职务行为,那么,民商法上的真实交易相对方是在B公司与王五之间。

    关联交易之中,由于错误混同人格,极易错把关联交易错当做职务行为。

    该案例中,如果根据民商法上的实际权利义务关系来界定真实交易方向,无论你发票如何开具,要想定你虚开太容易了:

    比如,B公司从A公司取得发票,只要让B公司相信法律关系是(四)、(五)、(六)的法律关系,则B公司自己会认为“真实交易在B公司与王五之间,而发票从A公司取得,所以B公司让A公司虚开(第三方取得发票)”,而后,笔录直接按照(四)、(五)、(六)的法律关系来做即可。

    即使B公司从王五取得发票,只要让B公司相信法律关系是(四)、(五)、(六)的法律关系,则B公司自己会认为“真实交易在B公司与A之间,而发票从王五取得,所以B公司让王五虚开(第三方取得发票)”,而后,笔录直接按照(一)、(二)、(三)的法律关系来做即可。

    三、岂能要求每个纳税人都是民商法顶级大咖的水平?

    实务中的交易形式五花八门、眼花缭乱,比如,隐藏行为下的交易、欺诈胁迫下的交易、单独虚伪表意的交易、通谋虚伪表意下的交易(但是外观之下隐藏了其他交易)、非基于商业目的的交易等等,尤其是保兑仓交易以及名为保兑仓交易实际是融资的交易,能看得你头晕目眩。

    即使是简单的民商行为,有时民商庭对法律关系的判定也大有争议,岂能要求纳税人据此作出税务处理(含发票处理)?

    税法规范的对象不是民事法律行为本身,也不是纳税人对民事法律行为选择的法律形式,税法规范的对象是:对于实然的民事法律行为,根据其所表现的法律形式该如何进行税务处理(含发票处理),以及纳税人不进行相应的税务处理(含发票处理)应当承担的责任。

    民商法上的真实交易,是以意思表示为基础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行为(属于民事法律行为的范畴),其表现的法律形式(合同形式)即为税法意义上的真实交易,纳税人应当基于该法律形式进行税务处理(含发票处理),法律另有明文规定的除外。

    我们既不可能要求纳税人根据民商法的实质权利义务关系进行税务处理,也不可能要求税务机关根据实质的民商法的权利义务关系判断纳税人的税务处理是否合法,税务机关和纳税人唯一可以清晰而无争议识别的是:该民事法律行为所表现的法律形式。

    纳税人进行税务处理(含发票处理)的时候,只需要判断:是否存在民事法律行为(含有非法目的的民事法律行为也是民事法律行为),以及该民事法律行为所表现的法律形式,而后根据法律形式进行税务处理(含发票处理)即可。

    涉嫌虚开案件中,当询问(讯问)过程涉及到法律关系判断的时候,可以直接告诉对方,关于法律关系的判断自己不予回答,以免被诱导为按照虚开的全套套餐来制作笔录。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