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孔乙己从审记

猪or西兰花 / 2019-06-23
文字 正常
  • 标签:
  • 会计文化
  • 内部审计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一支笔权作了十万铁甲,学一个谪仙太白醉涂鸦。

    鲁镇的办公室的格局,大体是和别处没有不同的:进门一边是布满十字型小格子的工位,一边是由磨砂玻璃隔断的主管单间,格子里的人和单间里的人隔着走道相望。做工的人,在现场审计结束以后,以组为单位陆续安放到工位上,---有时候回来一个组,有时候回来几个组,完全是随机的,---哪个组也不能知道别的组什么时候现场审计会结束。只有主管们,才经常在磨砂的玻璃房子里,用电话、视频指点江山。

    我从大四最后一学期,便在镇口的NB公司做实习生。我曾经跟着项目组下田,后来项目经理们反映说,样子太傻,总是去问被审单位一些白痴问题,拉低了审计组的智商并毁坏了大家的专业形象,确定我是这辈子都干不了审计这个活计的。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专管业务内勤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龟缩于办公室一隅,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玻璃房子里的神秘,只有通过里面人体移动的速度、大幅度的肢体语言、偶尔放下的百叶窗帘、以及女厕所的八卦来窥其一二。而那些做工的人的工位,公司出于成本与利用率的考虑,空间会设计得比公司的一般格子小---跟长期驻扎公司的比,毕竟他们只有出报告期间才会在,只需提供一个笔记本电脑、一个水杯,一摞底稿的空间就够了,反正他们桌子上也不会有其他私人物品,---养鱼会死,养花不活,就算女生放个毛绒娃娃、男生放个摆件,也会因堆积的灰尘太厚难以清除而最终进入垃圾筒铸就的坟墓。我也算是尽心履行我的职责,整个办公室里,只有我头顶上才是点的长明灯,那些没有回来的项目组所在工位区,我是不开灯的,于是办公室里影影绰绰的灯光,使我常有生在鬼屋的错觉。审计组回潮的热闹也打动不了我,只有孔乙己回来,才可以开心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坐在格子间做工而享受部门副经理工资待遇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眉目间时常夹些忧伤,发际线逐渐向秃了的头顶靠拢。享受的虽然是部门副经理的工资待遇,可是他干的还是项目经理的活计,似乎再过十年也进不了玻璃单间。他对人说话,总是一本正经,开不得半点玩笑。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孔乙己一回来,所有在工位上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孔乙己,你又给审计部丢脸了?”他不回答,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报告皱眉头。看他不吱声,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跟被审单位骂架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耳听见你在电话里跟被审单位的何总吵,挂完电话你还骂了娘。”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吵架不能算骂架!……审计人的事,能算骂么?”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坚持原则”,什么“底线”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格子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审计专业素养不错,但终于止步于享受部门副经理的工资待遇,又不圆滑,又要养家,又不敢辞职,于是愈过愈窝囊,弄到坐格子间了。幸而脑袋里的知识是谁也偷不走的,便卖力地多干活,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固执己见。做几个项目,就有几个被审单位来投诉他死板、不考虑对方需求。如是长久下来,领导对他的忍耐也是到了极限了。孔乙己没有办法,便免不了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但他在办公室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干活从不拖沓,什么时候都是报告出完,底稿装完,始终立立正正儿。

    孔乙己安静了半晌,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审进去过5个人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玻璃房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保持气节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格子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是没有人会注意的。既然人人见了孔乙己,也都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不问他这样的话的人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是审计专业毕业的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审计专业毕业的,……我便考你一考。审计报告,怎样写的?”我想,这样窝囊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 ……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审计报告的写法应该记着。将来做项目负责人的时候,写报告要用。”我暗想我和项目负责人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的审计底稿归档都要经我的手,我可以随便看。我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审计报告不是都有模板的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桌子,点头说:“对呀对呀!……同一个审计项目,为了满足不同的需求,审计报告有按实反映、按被审单位意见、按领导意见、假大空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想转身回到自己工位,好用QQ将四样模板传给我,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了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也算是淡季吧,回到格子间的项目组不少,依然是闹喳喳一片,孔乙己也回来了,拿着个纸箱子装工位上的东西。“孔乙己要搬走了?”我像是问我旁边的人,又像是问自己。旁边一个做工的人接过话:“他怎么要搬走了? ……他被调到其他部门了。”我说“哦!”“他总仍旧是跟人骂架。这一回,是自己发昏,丁总让他改审计意见,他非要‘按实反映’,还说什么‘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竟跟丁总骂起架来了。丁总,也是可以骂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就被调走了。”“调走了怎样呢?”“ 怎样? ……谁晓得?许是与审计这行告别了。”

     

    中秋过后,秋风一天凉比一天,看着将近初冬,格子间里再也没有充满过那快活的空气。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孔乙己,到了年关,我在电梯口碰见孔乙己,一个做工的人问他:“孔乙己,你是不是跟领导骂架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没骂架,怎么会从审计部搬走了?”孔乙己低声说道:“自己申请的,申请,申请……”他的眼色,很像恳求他,不要再提。旁边一起等电梯的人,便和我都笑了。电梯门一开,大家一拥而进,电梯门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在他面前关上了。

    到了第二年的端午,我没有看见过孔乙己;到了中秋,依然没有看见;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孔乙己的确与审计这行告别了。

    二o一九年六月

    猪or西兰花

    作者
    • 猪or西兰花 企图用调侃、扯谈让会计、事务所审计、内审的艰难旅程舒一口气。CPA、注税、房地产估价师、造价工程师、一级建造师拥有者。
    热门作者
    • 梁晶晶 注册税务师,研究税法二十年 微信公众号:晶晶亮的...
    • 齐至德(DALE CHI) CIA(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专长与熟悉领域:内部控...
    • 翟纯垲 注册会计师,注册税务师,中国税务报特约撰稿人,多...
    • 指尖上的会计 微博名人,会计大V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