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爬出伪筹划的“坑”

冷星 / 2019-09-16
文字 正常
  • 标签:
  • 纳税筹划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前言:说实话,做纳税筹划研究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之所以说它不容易是因为有“两大难”:

    一是,纳税筹划研究的基础不牢靠。

    纳税筹划研究的基础应该就是税收政策,而税收政策在某些时候、某些方面是不确定、是不牢固的。正因这个关键因素的“不确定、不牢靠”性,也构成了纳税筹划的最大风险——政策风险。

    总有人问:冷老师,怎么能证明的你筹划是“具有合理商业目的,且不以减少、免除或者推迟缴纳税款为主要目的”的方案?

    我说:这有赖于税务机关的主观判断,我个人无法对别人的主观判断,给出客观的标准。

    事实上,当前税法对于何谓“商业目的”、如何判定是否“合理”、是否构成“主要目的”、“合理商业目的”和“不以减少、免除或者推迟缴纳税款为主要目的”孰轻孰重、是否有比例和数量的限制等均无明确规定。这种模糊的主观判定是为了增加了税务机关执法的灵活性,但它在赋予税务机关较大自由裁量权的同时,也削弱了税法的可预测性,从而给纳税人纳税及其纳税筹划带来不确定性风险。所以我一直说:税法越完善、越明确,纳税筹划的基础才越牢固,纳税筹划的道路才越宽广,真正的税收筹划要在法律的阳光照耀得到的道路上行走!

    二是,纳税筹划研究的环境不纯净。

    不可否认,当前几乎所有纳税筹划研究都只重在节税方案的研究,而对纳税筹划基础理论的研究则基本是漠视的,甚至是无视的。无论是税局,还是纳税人,无论是税筹专家,还是税筹学员,根本无人关心“纳税筹划”的具体内涵和外延到底是什么?正确的主体、准确的客体、标准的手段又是什么?光明正大的纳税筹划到底该长个什么样?

    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的眼睛里,都只看重其唯一的结果——少交税,所以只要能是“少交税”的办法,都可以被称为“纳税筹划”,所以只要敢吹“少交税”的神人,都可以自称为“税筹专家”,所以才有了“三分种节税一千万”、“三天两晚成为税筹大师”火爆广告的铺天盖地

    你打你的,我干我的,各行其道,互不干涉,且互视对方如无物。伪筹划乐得与真筹划混为一谈,大行“劣币驱逐良币”之便;有关“专家”也乐得将伪筹划与真筹划混为一谈,可多写几篇爆款文章。是的,不管你承不承认,这就是纳税筹划研究的当前环境,它是不纯净的。

    本堂主现推出《税海钩沉》系列文章,回首“纳税创新”这些年来时的路。

    锐醒堂主 冷星 

    2017年11月22日

     

    近日,我看了段文涛老师的《坑爹筹划之:巧用公积金避税一文,有些感触,所以就有了下面一些文字。出于职业敏感,我对所有与纳税筹划或税收筹划有关的话题,都感兴趣,尤其是对那些 “坑爹”的、“失败”的筹划案例更感兴趣。后来怀着好奇心,仔细看了一下段老师这篇文章的内容,发现作者并不是要说所有公积金都不能避税,而只是说想通过多缴“补充公积金”避税是个忽悠。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通过调高一般公积金基数想少交点个税,理论上还是可行的,只是少交的税额十分有限,而公司用工成本则会成倍增加,这时员工受益;如果保持公司用工成本不变,就要降低员工的工资标准。因此,对于这项措施公司应仔细权衡,如果目的是增加员工福利或加大福利在工资构成中的比例,可以施行;但如果单靠这一种办法想实现雇员工个税税负明显下降,就难了,同时也不“经济”。

    好了关于“坑爹筹划”就谈到这儿,我下面说一点儿“伪筹划”的事。

    其实,“伪筹划”这词儿不是冷老师发明的,是我2016年从一篇《注意辨别“伪筹划”》的文章里搬来的。只是我觉得“伪筹划”比“坑爹筹划”稍微“雅”一点点儿,所以我就在本文里借用了。该文说:“相对于真正的筹划而言,伪筹划要么根本没有实用性,要么变相引导纳税人偷逃税,都不是国家提倡的税收筹划。”对于这个说法我只赞成一小半。到目前为止,国家也没出台一个关于“真筹划”的鉴定标准或指导性的案例,我们大家对税收筹划这个事儿,还在瞎子摸象中。既然,“真筹划”具体标准不可寻,那么“伪筹划”具体标准,也不可能精确地确定下来。那么我就斗胆凑个热闹,摸一摸“伪筹划”这头象!

    首先,我对“伪筹划”是没有具体定义的,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态度”和“想法”。我将我认为的“伪筹划”分成三类:

    一、为博眼球的呆萌型筹划

    就如“巧用公积金避税”之类云云,它们只是为了混个点击量、骗个加好友啥的,一堆不懂“财税法”的外行、乱转文章、瞎起劲,纯粹博眼球,案例不实、法理不通、实际不可行,甚至还有多交税的。卖房子的,就说交公积金可避税;卖保险的,就说买保险可避税;做理财的,就说搞理财可避税;搞移民的,就说换国籍也可避税。各怀鬼胎,搭筹划之便车,行其谋利之好事。对这种伪筹划,不理它们便罢了,也不能太认真。一认真,你就输了,就等于义务帮它们打广告。

    二、犯法违规的欺骗型筹划

    某些重利轻法人士上欺国家,下骗客户,为一点小钱出卖职业良知,明知所作所为违法犯罪,只待事情败露时,才想寻求筹划这把“伞”的庇护。当然,国家才不会信他这个,自然也没人会信这个。偷税就是偷税,骗税就是骗税。哦,你嘴一张,往税收筹划身上吐口脏水,难道就会少判几年吗?当然,还有一种特殊情况是,税筹方案并没违法,但只是筹划功课没做足。在税筹安排中,无法量化“商业利益”与“税收利益”之间的比重关系,被税局强行认定为“以获取税收利益作为其唯一或者主要目的安排——不具有合理商业目的的安排”,即被认定为“避税安排”,而被“特别纳税调整”的,税收利益被迫归零,最终导致筹划失败。当然,这也算是违规的欺诈型筹划的一种,这也算是被自己“不精的技术”所欺骗了吧。

    三、用足优惠的表象型筹划

    很多时候我们常常能听到诸如“用好用足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就是最好的税收筹划”之类的正能量的话,这句话本身没错,表面上看也是对的,但是专业的你仔细想一下,就会觉得心里有点“疙瘩”。难道国家的税收优惠政策不也是“国家的税收政策”吗?其实,我们对除了税收优惠政策之外的其它税收政策,还不是一定也要认真领会、准确运用吗?且用好用足吗?所以我个人认为,用好国家税收优惠政策其实就是纳税遵从,用足国家税收优惠政策则是高度纳税遵从,最终还只是个“纳税遵从”,而不能升格为“纳税筹划”。当然这种“充分遵从税收优惠政策”的行为,也不能算是真正的纳税筹划,充其量也只能叫作“准筹划”罢了。纳税遵从,是把纳税的事做对;纳税筹划,是把纳税的事做好;而纳税创新,则是在好与更好之间的选择,它是动态的,且永无止尽。“创新”是纳税筹划的灵魂,它是与纳税遵从区别的根本标志!

    当然,这时我想说的还有很多,但还是悠着点,留点以后再说。

    最后插入一个小八卦新闻:11月20日上海维密秀上奚梦瑶摔倒了,但又爬起来,小姑娘含笑走完全程!

    事后奚梦瑶微博回应:一路走来摔过无数次……但要站起来,把路走完,未来的路长,我会一直走下去……

    我个人认为这才是“维密”最大的密秘——克制与坚持,筑就成功之路!

    当然,这也是纳税筹划的最大的密秘。

     

    后记:我们这个时代是知识爆炸和知识工作者崛起的时代,也是知识工作者造就的知识经济和知识社会。而我们纳税筹划专业人士,应力争成为财税领的“知识工作者”,应过着作为“知识工作者”的创造价值的有尊严的生活!

    1959年,彼得·德鲁克《明日的里程碑》一书中写道:“知识工作者,泛指具备和应用专门知识从事生产工作,为社会创造出有用的产品和服务的人群,包括社会上的独立执业人士,如会计师、律师、咨询师、培训师等。知识工作者自行掌握“生产工具”——知识,他们因为掌握了某项专业知识,就拥有了选择的自由和影响他人的能力。知识工作者和由他们组成的知识型组织不再是传统的知识分子或组织,知识工作者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的独立自主,可以主动地整合资源、创造价值,促成经济、社会、甚至文化层面的改变,而传统的知识分子只能依附于某种平台机构,在机构提供的平台上才能有所作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意义深远的变化,而且这个变化不仅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也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冷星

    作者
    • 冷星 唤醒纳税人权利意识,致力于互联网时代的纳税筹划创新。
    热门作者
    • 郝守勇 微信公众号:郝老师说会计。高级会计师,注册税务师...
    • Benny 做的了审计,写的了代码。突破思维,勤于思考。微信...
    • 胡俊 胡俊,从事会计工作23年,其中3年在互联网企业、8年...
    • 审计云 执业注册会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长期专注中小会计...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广告)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esnai.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